叫聲“媽媽”口難開重組家庭邁不過親情那道坎

2019-12-31 09:12:30 職工法律天地·上半月 2019年8期

世界杯即时赔率 www.xgcip.com.cn

巴山客

離異家庭有隔閡兒子不肯叫聲“媽”

2009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,馬志仁對正要出門的兒子馬健說:“你晚上早點回來,你考上了高中,我和你孟姨商量了,要給你慶祝一下,已經在臨江大酒店訂了一桌宴席,請了幾個親戚,你可不能遲到了?!?/p>

馬健剛想說句表示感謝的話,可一看到站在父親身邊的繼母孟小瑩,他猶豫了一下,說:“爸,我想中午出去請幾個同學吃飯,你給我一點錢,晚上我會早點回來?!甭碇救識安凰稻透碩?00元,孟姨見錢較少,連忙又掏出300元遞到他手里,馬健趕緊說:“孟姨,夠了,夠了!”

馬健出門后,并未去找同學請客,而是去市場上買了兩斤豬肉,一路提著來到了長江南路的一處四合小院的平房里。進門后,他親熱地喊道:“媽,小妹,我來看你們了?!狽坷鎰∽諾氖且歡閱概?,分別是馬健的生母徐華蓉和妹妹馬麗。

馬健進屋放下豬肉后,掏出600元遞給母親說:“媽,妹妹馬上要開學了,這是我給她準備的學費?!斃旎夭輝甘?,可馬健硬往她手里塞,她只好勉強收下,但仍顧慮地說:“你爸知道這事嗎?”馬健說:“我爸不知道,這是我自己節約的錢,您放心吧?!?/p>

時年42歲的馬志仁,出生于重慶萬州區馬家鎮。早年從市技工學校畢業后分配到一家礦山機械廠當了一名技術工人,不久,經朋友介紹認識了比他小2歲的農村姑娘徐華蓉,一年后他倆組成家庭?;楹?,相繼有了兒子馬健和女兒馬麗,添丁進口后,夫妻倆的日子過得很拮據,時常發生爭吵。在馬健5歲時,夫妻倆爭吵升級,在一次大打出手后離了婚,兒子跟隨父親,女兒跟著母親生活。

離婚不久,馬志仁又重組了家庭。妻子名叫孟小瑩,與馬志仁同歲,也有過一次婚姻,還帶來了一個3歲的女兒。在繼母剛進家門時,馬志仁讓兒子叫“媽媽”,可馬健始終叫不出口,孟小瑩對丈夫說:“孩子還小,過幾年懂事了,自然就會叫!”

為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,馬志仁決定從廠里辭職出來,在孟小瑩哥哥的幫助下,到附近的藥材市場租了一間門面,夫妻倆起早貪黑地做起了藥材生意。短短幾年時間,夫妻倆已經擁有了幾百萬資產,過上了有房有車的富裕生活。

徐華蓉離婚后,應聘到一家超市當服務員,帶著女兒租房居住,靠微薄的工資維持生活。一個周末的傍晚,已經上中學的馬健去看望母親和妹妹時,發現她們吃得很簡單,很是心疼,于是將自己下周的生活費全部塞給母親,徐華蓉堅持不要,母子僵持一會后,馬健只好將錢折半給了母親。

盡管家里生活越來越好,孟小瑩對馬健也是關懷備至,可漸漸長大的馬健還是不愿管孟小瑩叫媽。因為他在看到繼母享受富裕生活的同時,也感受著親生母親生活的艱辛。

因受父母離婚的影響,進入高中后,馬健學習成績并不理想。2012年,馬健高考落榜后,馬志仁想讓兒子跟著他學做生意,但馬健堅持要憑自己的努力去找工作。當年夏天,馬健頭頂著烈日奔波了兩個月,最后終于在萬州一家燃氣設備公司找了份工作。

當他領到第一個月工資時,第一件事就是去給母親報喜,并給了她一半的工資,徐華蓉對兒子說:“你上班掙錢了,媽媽很高興,可你給我這么多錢,怎么對家里解釋呢?再說,我拿了你的錢,心里也很不安!”

馬健驕傲地說:“媽,以前我總是偷偷摸摸地擠出錢來給你,現在我長大了,自己掙的錢我有權利支配它!”馬志仁雖不知道兒子在幫前妻,但他知道兒子的工資并不高,所以掙多少都由他花,從不過問。以后的幾年間,馬健的工資有所上漲,但不管收入多少錢,他都會拿出一半來接濟母親和妹妹。

2015年春節后,生母徐華蓉患了冠心病,每月在醫療上的花銷要幾百元,還要供女兒讀書,日子頓時緊張了。馬健悄悄負擔起了母親沉重的醫療費和妹妹的學費,直到一年后,母親的病情基本穩定了,馬健才緩過氣來。

2017年夏天,馬健經人介紹認識了區中醫院的護士張雪。兩人一見鐘情,感情發展很快。不久,馬健帶著張雪一起去看生母和妹妹,一見面,馬健便指著徐華蓉對女友說:“這是我媽,我父母離婚了,我媽媽帶著妹妹生活?!閉叛┱獠帕私飴斫〉募彝ス叵?,對馬健多年來一直孝敬生母,照顧妹妹的事十分感動,覺得他是一個心地善良、敢于擔當的男人。此后,兩人經常相約一起去看望徐華蓉。

直到2017年底的一天,馬健才帶著張雪回家里見了父親和繼母。在介紹繼母孟小瑩時,馬健說:“小雪,這是我孟姨?!泵閑∮ǖ牧成背【陀行┍淞?,可礙于情面,她仍保持著笑容。事后,孟小瑩有些委屈地對馬志仁說:“健健這孩子,我怎么說也養他這么多年,到現在都找女朋友了,還是不肯叫一聲媽。要是將來兒媳婦也不叫媽,那別人會笑話的,我這婆婆沒法當??!”

馬志仁笑著說:“兒子都懂事了,你一直盡心照顧他,他心里有數,不要著急,等結婚時,兒子媳婦一塊改口叫媽,多好的事情!”孟小瑩一想也是。

生母欲出席婚禮繼母反對矛盾升級

孟小瑩被丈夫一番安慰后,心情有所好轉。從這天起,她天天在外面跑,幫兒子挑選新房。奔波數日后,孟小瑩終于在一個花園小區挑中了一套兩居室的電梯房。馬健看后很滿意,馬志仁就幫著兒子買了下來。

看到父親這么大方,馬健忍不住說:“爸,謝謝你!”馬志仁看看身后的妻子,趕緊對兒子說:“你要謝謝你孟姨,她跑了好多天才幫你找到這個好房子?!甭斫≌帕蘇拋?,輕聲說:“孟姨,謝謝了!”

孟小瑩樂呵呵地說:“謝什么謝,都是一家人嘛。現在房子買了,下一步就是裝修。你們都要上班,這個任務就交給我了,放心吧!”馬健心頭一熱,“媽”這個字差點脫口而出??尚拇娑嗄甑母艉?,還是讓他一時邁不過這道坎。此后幾個月里,平時清閑的孟小瑩一下子忙起來了。她找了好幾家裝修公司,費了很多心思,才將房子裝修完。為此,她瘦了五六斤。

全部裝修好那天,馬健攜未婚妻張雪去看房時,兩人都被簡潔、典雅的裝修風格所吸引,一致叫好,私下里張雪對馬健說:“你孟姨對你可真好,為什么你一直不肯管她叫媽呢?”

馬健吞吞吐吐地說:“我這么多年習慣了,等結婚時再改口吧?!彼諄八?,人心都是肉長的。馬健看到孟小瑩所做的一切,心里盤桓多年的結也漸漸化開了。他對女友說的要在結婚時改口,也是真心話。而孟小瑩也一直對繼子在婚禮上改口的事情充滿了期待。沒想到,她的愿望才剛萌芽,就很快面臨夭折……

2018年春節后,馬健和張雪在征求了父親和繼母的意見之后,雙方家長一致商定,將婚期定在五一節。第二天,當馬健將婚期告訴生母時,徐華蓉激動地說:“真好,真好!”妹妹在一邊突然問道:“哥,你結婚時,我和媽能去參加嗎?”

馬健不假思索地說:“你們當然要去??!”徐華蓉欲言又止,馬健猜到了她的顧慮,于是說:“媽,你別擔心,我爸和孟姨不會介意的!”馬健認為,請至親參加婚禮,這是人之常情,父親和繼母肯定能理解。

3月初,馬健無意中對父親和繼母說:“爸,孟姨,我要請我媽來參加婚禮,你們不介意吧!”

“???”孟小瑩一驚,脫口而出,“健健,你媽媽來了,那我坐哪里呢?”馬健想了一會兒,說:“孟姨,我給我媽敬完酒,再單獨給你敬一次。反正去的客人都知道你和我爸的關系,不會有人誤會的?!閉庀?,馬志仁和孟小瑩都聽明白了兒子的意思,他想讓馬志仁和徐華蓉坐在一起,接受新人的叩拜,孟小瑩則單獨接受敬酒。馬志仁雖覺不妥,可又找不出什么理由反駁兒子。

孟小瑩卻很不高興,她沒想到馬健要請親生母親參加婚禮,這讓她意識到不但“改口”愿望落空,而且讓丈夫的前妻坐高堂,勢必會惹來外界無端的猜測。

“不行,哪有三人一起接受新人叩拜的?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?”孟小瑩當場拒絕了馬健的提議,雙方鬧得很不愉快。馬志仁將兒子拉到一邊,勸了半天,可馬健卻說:“你和媽離婚這么多年,現在我要結婚了,想用這個機會來報答我媽,讓她知道我們一直牽掛她、尊重她,這有什么錯?”

馬志仁明白了兒子的良苦用心,反而左右為難。沉默片刻,他只好說:“那你再找你孟姨談談,我也勸勸她,爭取讓她理解你的心情!”

此后幾天,馬健又先后找孟小瑩談過幾次,孟小瑩卻始終不讓步,馬健也堅持己見,兩人甚至還發生了數次爭吵。

商量不成行刺繼母叫聲“媽媽”悔恨遲

2018年4月16日,外出散心的馬健感到異常煩悶,就下車在路邊一個小飯館喝了四五瓶啤酒,思來想去,他還是準備再找繼母談一次。當他走到離家不遠的小區附近時,看到父親的車停在臨江路一家飯店門口,他知道父親和繼母又在這家飯店吃飯,以前,他們家經常在這里吃飯,都訂的是同一間包房。他徑直走進那個熟悉的包房,進去一看,果然父親和繼母都在,還有他們的一個朋友,于是將繼母叫到旁邊的一個小包間。

借著酒性,馬健直接將自已讓親媽參加婚禮的想法,再次對繼母復述了一遍,聽完后,孟小瑩板著臉說:“這么多年來,我為馬家操勞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理應接受兒子兒媳的改口叫媽。其他的事都可以讓步,唯在婚禮上的這件事沒得商量?!彼低暾酒鵠淳鴕庾?。

馬健見繼母態度決絕,大為惱火,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:“我在她身上劃幾刀,讓她住進醫院,等她出院了,我的婚禮也辦完了……”這么一想,馬健猛地抽出事先準備好的水果刀,不顧一切地往繼母背上連捅幾刀。孟小瑩只喊了聲救命,便昏了過去。

馬健一看滿手的鮮血,酒也醒了,趕忙把沾了血的上衣脫了下來,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,逃也似的跑出了酒樓。

在隔壁和朋友談事的馬志仁聽到喊聲,起身來到房間一看,見孟小瑩一動不動地倒在地上,身旁流了一大灘血。見此情景,馬志仁顧不得多想,將妻子送進了附近的醫院搶救。

與此同時,臨江公安分局接到了飯店老板的報案,10多分鐘后民警趕到了現場。了解情況并找到了案發現場的作案兇器和血衣。4月17日凌晨,醫院傳來消息:孟小瑩因失血過多,經搶救無效死亡。

馬健逃出城郊后,一直露宿在長江邊的草地上,但他哪里睡得著?想起和繼母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,想起繼母為他結婚前后的操勞,他不由悔恨到了極點。當天下午,當他打電話從同學口中得知繼母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消息時,頓時腿一軟,跪在江邊大聲哭喊著:“媽媽,我叫你了,你聽到了嗎?媽媽,我錯了,我真該死啊……”

隨后,馬健到轄區派出所投案自首。

血案發生后,馬志仁得知兒子多年來一直在照顧母親和妹妹,心中頓時五味雜陳,仰天長嘆……

在看守所里,馬健多次流下了悔恨的淚水,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“我真后悔,要是不和她賭氣較勁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。如果還有機會的話,我要把生母和繼母同時請上婚禮,叫一聲媽媽!”

?
{ganrao}